长相忆

编辑:胡燕萍来源:11人阅2018-03-06 10:18:03

时光荏苒,离别母校十余年,弹指一挥间。

想当年,同学少年,风华正茂,携一纸通知,带三分气——土气、稚气、书生意气,离家求学于平湖师范。转眼间,同学皆已为人父、为人母。世事碌碌,不觉光阴如白驹过隙。青丝渐染白发,软须已成虬髯;橡皮铅笔换了粉笔教鞭,运动健将成为体育名师,文坛高手也已桃李芬芳,组长班长能力非凡,担任校长主任挑起重担。昔日校花,朵朵变蒜葱,渐由浪漫归现实,今朝非昔日,欲将朝花来夕拾。

人生似梦,往事如烟,蓦然回首仍感慨。十余年来,虽非远隔天涯,却也如断鸿孤雁,分飞劳燕。同学离别,母校重建,每于陋室冥思,栏杆独倚,时觉同学情谊,丝丝缕缕,萦然于怀。然陷于俗事,烦于世事,惟将一腔情怀付诸四季清风。

于是乎,高高书楼,惟于梦中再临风;小池荷花,仅与小女作口谈;书法室,遥寄心香一柱;练琴房,尚忆余音缭绕不绝;张口欲啖诸老大,举箸更言唐迎慈;毫挥善琏湖笔,灯下书影重重。师范虽小,包藏莘莘学子无数;东湖长流,滋润煌煌人才万千。五载同窗,亦有不少快事、妙事、发噱事;一朝离散,流许多泪水、秋水、忘情水。时思之,竟不知何日再相逢。

幸有昔日同窗来访,欢呼雀跃,诚邀各位恩师,尽兴而聚。去家室之累,宽疲惫之心,谈笑风生,举杯而歌。兴情所至,徒步前往东湖畔,醉眼相看往日校园。奈何幢幢高楼耸立,母校已搬迁,几多留恋,几多感叹!

怎能忘?一年一度艺术节,我们齐声歌唱,激情四射;怎能忘?夜夜基训,我们一撇一捺,书写人生;怎能忘?中秋月圆,我们席地而坐,欢聚一堂;怎能忘?恩师情深,为你煎中药、送饭菜、共散步、谈理想……

纵然母校搬迁,我们亦不会忘记东湖温情;纵然时间流逝,也带不走内心记忆。

莫放春秋佳日过,最难风雨故人来。

人生易老,惟情难老。离则相忆,聚则相依。

且让我们同吟此歌——长相忆,长相依。